苏云鹏:要有引领产业发展的思维结构

时间:2018-11-12 16:37:00作者:刘琦新闻来源:方圆法治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清华同方集团法务部总经理苏云鹏在他的办公室。   从法商思维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法务在助推商业合作中的重要作用,即使我们是站在台后的,但是我们也能发挥自己的价值,能够为公司提供展示的平台和商业合作交流的机会。    与苏云鹏聊天会感觉非常放松,作为清华同方集团法务部总经理,他是一个思维相当活跃的人,一打开话匣就有聊不完的话题,有时候思维跳跃度还比较大。比如上一秒还在讨论法务部最近举办了哪些活动,下一秒就会冒出一个商业想法来,所以与他一起共事的法务团队小伙伴会比较辛苦,需要随时跟上他的节奏。   虽然一些想法看起来有点天马行空,但苏云鹏总能拿捏住一些核心问题,找到法律和商业的结合点。他一直坚信,作为法律人就是需要不断去思考,不断去实践,才能够看清楚法务的自我定位,进而实现法务的价值。   被公司6个高层领导直接面试   《方圆》:你是如何与清华同方结缘的,有哪些职业经历?   苏云鹏:我是2017年年底才到清华同方的,可以说面试的经历就像是过五关,斩六将,经过一轮轮面试筛选,又通过公司6个高层领导面对面的综合考评,以及总裁办公会和党委的考察之后,我才被正式任命担任法务部负责人。   其实我大学毕业之后,首先在法院做刑事审判工作,后来想尝试一下不同的执业环境,拓展一下自己的视野,就选择去了一家世界500强外企的大中华区法务部,负责日常法律事务、对外投资、知识产权和诉讼类等业务。后来由于外企在国内发展速度比较慢,一些业务想法难以落地,在外企工作四年之后,来到一家知名生物医药大健康产业企业做法务及公共事务总监,全面负责公司法律事务、公共事务、宣传等工作,并担任旗下数家子公司监事等职务,并发起成立了公益基金会,负责该基金会的日常公益活动。   过往的工作经历,让我接触到了不同的行业,也了解了不同公司在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法律问题。2016年12月,我被共青团中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授予了2016年度“国家希望工程杰出贡献奖”,能获得这份荣誉,是因为我在任职期内协助公司做了许多公益项目,捐建了101所希望小学及农民工子弟学校,据说这个奖项是国家希望工程授予个人的最高荣誉奖。后来机缘巧合,因为工作的原因受邀参加了清华大学的培训课程,让我有幸与清华结缘。   《方圆》:与外企相比,为什么最后选择去清华同方做法务?   苏云鹏:外企在工作环境、薪酬福利等方面确实有一定的优势,对法务部门的重视程度也很高,业务部门提出的所有项目都需要先经过法务部门的审核,如果法务部门持有不同意见,并给出具有较大风险的意见书,即使这个项目利润金额非常高,公司管理层也会毫不犹豫地舍弃这个项目。   但是外企对于法务个人的发展来说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因为许多外企更多还是以利润为导向,更多的是追求股东的回报,员工要为股东谋取最大利益,而国企更讲究社会责任。比如清华同方对边远山区教师进行帮扶等,可以让法务觉得自己不仅仅是在从事一份法律工作,还可以做其他一些比较有意义的事情,包括我们为清华同方3万名员工提供更好的工作环境及广阔的职业发展机会,也是一种社会责任的体现。清华同方作为清华大学的校办产业集团,拥有完善的组织建设体系及优秀的法务同仁,我非常喜欢清华同方的氛围,在这个团体里我觉得很民主,大家能够相互尊重,团结协作做事情。   法务需要有服务的态度   《方圆》:法务在工作中需要进行哪些思考?   苏云鹏:清华同方有许多先进的技术和科研成果,又是清华大学创办的企业,有很好的资源优势,因此,除了做好基础产业,我们还加强了在金融板块的布局,这是目前清华同方“技术+资本”战略的一个考虑。   企业快速发展之后,对法务工作的要求也必然会提高,需要我们站在管理层的角度去看待清华同方一些产业发展,由此更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在公司里扮演的角色,比如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需要承担什么职能职责,在公司有项目的时候如何助力项目的推进,这些都是需要法务不断去思考的问题。因此,法务要有服务的精神与态度,去支持项目开展,使得每一个项目都可以渗透出法务的智慧。   《方圆》:法务如何服务于公司商业项目的拓展,有没有具体的例子?   苏云鹏:今年5月,中关村海淀园管委会组织了一场企业家走访清华同方的调研活动,其实这个活动本身和法务部没什么关系,但是我也非常主动地承担了此次活动的接待任务。我觉得在这样的活动中,让法务和公司产业单位代表共同参与进来,一方面可以进行业务上的交流,促进商业上的合作,另一方面如果在交流中遇到一些疑问,法务可以在了解业务的过程中,给出一些专业解答意见,能够有助于项目的推进和合作。   现在大家都提倡法务要具备法商思维的结合,法务在帮助公司解决一些事后问题的同时,是否可以起到引领的另一种角色,推动公司产业的发展。在商业洽谈中,法务可以服务于每一位业务人员,在他们遇到合作上的争议,合同架构的设计,支付方式等方面的问题时,法务可以通过借鉴以前成功项目经验,提供专业、高效的法律服务,能够从项目前期就开始助推项目直到顺利完成。   还有一个例子是我们即将作为中方企业代表之一参加上合组织中亚论坛的交流活动,能够参与这种“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活动也是法务部牵头来做的。关于此次活动的行程安排,法务部也与公司领导进行了探讨,从参加开幕式,到接待外宾走访清华同方,再到合作洽谈工作,每一个环节法务都积极参与进去了,从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从法商思维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法务在助推商业合作中的重要作用,不管我们站在台前或台后,我们都能够发挥自己的价值,能够为公司提供展示的平台和商业合作交流的机会。   因此,立足于法务工作,又不限于法务的工作,抱着服务的心态服务于公司的发展,是我做法务多年所积累的思维模式。特别是当我判断一件事情具有商业价值的时候,我会站在法律和商务的角度去做这件事情,从多元化的视角下探寻,去达成一个更好的商业结果。   “只是学法、谈法是不够的,要有引领产业发展的思维结构”   《方圆》:清华同方是如何与外部机构进行交流的,为什么要开设清华同方“法+讲坛”?   苏云鹏:我觉得活动对清华同方来说是一种很好的宣传形式。5月18日,清华同方与君合律师事务所、中国公司法务联盟共同举办了“总法走进清华同方”活动,一场30人的交流活动也让外界企业法务了解了清华同方的先进技术、管理优势、产业合作方向等内容,这种交流活动是对法务工作的创新,通过交流得到提升,也能够寻找到更好的合作伙伴和合作空间,虽然是以法律交流为目的,但是也能在交流中找到一些商业方面的合作,去发挥一些串联的作用。   所以作为法律人,只是学法、谈法是不够的,要有引领产业发展的思维结构,用更宽的视角去做法务工作。最近我一个朋友在研究新材料技术领域取得了重大突破,我在想这种新材料技术能否运用到清华同方的业务领域中?对于法务的工作来说也是一种新的发现;另外,还有一个朋友在无人驾驶领域有很深的研究,我在想能否让一些专业视角发散出去,延伸到与无人驾驶领域相关联的产业中去,获得一些新思维视角的碰撞,对于法务工作的创新,或许也是一种新的尝试。   《方圆》:据介绍,你们建立了一个独特的法务报告制度,有哪些好处?   苏云鹏:清华同方的法务团队大体上分为三级,第一级是隶属于集团总部统管全局,共有10名法务人员,法务部的业务报表以及日常工作等情况都要向集团董事长等老总报告。另外我们一共有八大产业集团,每个产业集团也有自己的法务团队,各产业本部有46名法务,在法务的整体管理方面还是属于紧凑型的。   因为集团的产业比较多,所以在法务人员有限的情况下,我不会强调个体上每个人一定要有多少的工作量,但是我会特别看重法务所能够体现出的整体价值。报告制度有利于规范管理,可以梳理出自己的工作情况,每一阶段个人会有哪些提升,我们也开设了“清华同方法律人”的微信公众号,希望在将来能够把每个法务身上的闪光点和感悟进行挖掘和分享,比如参与了哪些重大的交易并购,为公司做了什么贡献,有什么有价值的收获,这是我们法务对外展示的窗口,也是未来凝聚法律人的一个圈子,我认为,法律人要形成合力。   法务都面临哪些挑战   《方圆》:法务人员需要具备哪些专业素养,会不会遇到一些比较头疼的事情?   苏云鹏:有朋友曾经问我一个问题,法务每天的工作是不是接触的都是比较头疼的事情,需要去解决各种别人解决不了的事情,这个问题说得也对也不对。法务工作中面临的麻烦是比较多,比如有一些专业素养比较高的法务,也会遭到产业单位的投诉,原因很常见,就是合作伙伴不同意法务提出的法律意见,导致合作很难进行。对于这种情况,法务部是坚持自己的意见还是没有原则没有立场就这么同意了?我觉得还是要进行深层次的探讨,法务要站在商务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首先要在保护好公司利益的情况下,争取用创新精神去创造一个各方都能基本满意的结果。   不过有时候也会存在比较矛盾的情况,我们经常会遇到两个公司的法务人员在某个商务项目中介入太深,双方都为了保护公司的利益而争执不下,甚至有时候会出现一个在A地,一个在B地,结果争议管辖权却要约定C地才可以解决的局面,如果谈判进入到这种地步的话,这是一个双输的结果。   好在大部分的时候,法务设计的条款模式都是本着双方可以接受的条款架构来制定的,合作双方都比较满意,我们法务也成功贡献了智慧,所以不同视角下做事情会产生不同的结果,有时候很难分辨哪种做法比较好,哪种做法更容易达成,一个是考验智慧,一个是考验情商,要站在双赢或者多赢的立场下来完成工作,对法务来说也是一种考验。   《方圆》:你在外企和本土企业都工作过,以你的了解中西方国家在法律人才培养方面有哪些差异,对法务这个职业有什么影响?   苏云鹏:国内外的高校我接触得比较多,在西方很多国家,法学被认为是职业教育,所以本科是没有法学专业的,先读一个专业,有一个基础,然后再去读J.D,甚至国外高校鼓励读一个double J.D,例如一个法学学位和一个管理学学位。中国有很好的法学本科教育,读完本科再读研究生,相比之下,国内法学生在法律基础知识上更扎实一些。但是国内院校培养出来的法律人在思维视角的宽度、广度方面可能比西方国家培养出来的法律人窄一些。作为公司法务,我个人倾向要立足于法律,思维广度和宽度要有,要更多地了解我们所在的产业是什么,怎么去运营,怎么去发展的。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法务同行很多是看不懂财务报表的。为什么看不懂?是因为我们在法学院压根没有学过财务会计类型的课程,但是从财务报表中可以看到一家上市企业的经营情况,了解到在公司处于上升期时法务应当做哪些工作,公司处于亏损期时法务要做些什么,公司法务其实在公司发展的每个阶段中要做的事情是不一样的。   我觉得优秀的法务一定要体现出自己的价值,不要把自己当成明星,或者是作为功劳的扮演者,我们为公司服务,促成了商业项目的合作,是法务的职责所在,在完成整个项目的进展后,最需要得到肯定和表扬的应该是产业单位,他们是整个商业的核心点,我们法务起到更多的是助力助推的作用。项目合作成功了,对于法务来说就是最大的收获。   法务部是累赘吗   《方圆》:法务在企业中的作用大不大?   苏云鹏:法务行业是个特别传统的行业,有种说法叫法律人活到老学到老,依靠经验的积累贡献我们的价值,这是法务的特点。法务的作用到底有多大,可以先看看西方大企业的做法。西方大企业的CEO有两大助手,一个助手是CFO,另一个助手是总法律顾问,在任何项目的开展过程中,都会非常重视这两个部门的意见。   但是也有一个现实存在的问题,无论是中国的院校还是西方的院校,很多学院在培养商业领袖这些管理课程时没有设置法律的课程,没有课程来教授企业家在商业经营中要有合法合规的意识,所以也会出现企业家违法跑路的现象,这样暴露出企业合规性问题,在企业家的意识里压根没有把法律业务作为一种遵守的规则去看待。所以企业还是需要建立长期稳健的合法合规体系。   《方圆》:为什么有人觉得法务部是个累赘部门?   苏云鹏:我有听过一种说法认为法务部是公司的成本中心,是公司的负担,在我看来,公司的部门结构一种是开源型的,以销售部门为代表,扮演着为企业创造利润和价值的角色;另外一种属于节流型的,虽然不能够直接为公司创造经济价值,但是通过专业视角,知识经验,专业贡献,为公司的发展保驾护航,也是一种为公司省钱的行为,这一类型指的就是公司法务,从这个角度上看,法务部也是“利润中心”。   每个人的职能不同,专业分工不同,创造价值的形式必然也不同,我不认同法务是公司的成本中心,也不赞同法务部门是公司的累赘部门,如果一家公司没有法务为企业把控各类法律风险,一旦遇到大的法律问题,企业瞬间就可以从巅峰跌到谷底。法务不是直接创造价值的人,但是通过我们的实际表现,是能够给公司创造价值的。   在这一方面,也有一些很好的例子。有的企业忽视法务人员的重要性,法务人员配置不完善,经常出现业务部门辛辛苦苦谈成的合作,后来因为对方钻了法律的空子,导致把整个项目利润赔进去都不够的大的诉讼事件。所以法务不用在意那些流言蜚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为公司贡献智慧即可。
[责任编辑:郭荣荣] 上一篇文章:臧雷:互联网法务需要快速高效地运转
下一篇文章:李振武:那个闯荡娱乐江湖的法律人

 网站地图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9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0315-8128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